热点关键词:
星星闪耀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星星闪耀

龙吉克·卡德尔——忠诚,写在你护边的帕米尔

作者:来源:退役军人事务部时间:2021-11-09 分享到:
0

四代人,一辈子,一件事,

这是一个家族对祖国的赤子之心;

寂寞、孤独、危险、艰辛,

这是一家四代退役军人在边疆的矢志坚守。

你像高原屏障上一块磐石,

像铜墙铁壁上的一颗铆钉,

像连绵边防线的一块界碑,

用青春汗水把国之大爱写在巡边护边的每一寸国土上。

龙1.jpg

龙吉克·卡德尔参加“闪亮的名字”2021年度最美退役军人发布仪式。曹舒昊 摄

“我最喜欢的歌曲是《花儿为什么这样红》,我最喜欢看的电影是《冰山上的来客》。”从武警新疆边防总队南疆指挥部副主任职位上退役的龙吉克·卡德尔说。

他的父亲就是1963年拍摄的《冰山上的来客》的主人公阿米尔的原型。他就是听着这首歌看着这部电影长大的,也是沿着父亲的足迹一路走过来的。

血脉传承

在帕米尔高原的塔什库尔干县,卡德尔家族是个大户人家。这里曾经是古丝绸之路要隘,经常有土匪袭扰,龙吉克的爷爷阿布力克木只好带着家人在山里东躲西藏。

后来,这里解放了,要隘安宁了,生活也平静了。年事已高的爷爷当起了业余守边人,协同守边部队守护帕米尔高原。作为卡德尔家族第一代护边人,他立下家训:“所有子孙后代一定要爱国守边,跟着共产党走。”

1949年9月,响应陶峙岳、赵希光将军的起义号召,龙吉克的大伯随部队整编加入了解放军,驻守在喀什和喀拉昆仑山的和田,守护着新中国西南大门的千里边防。

“我哪儿也不去,就守在这儿。”1966年,大伯退役,放弃了安置到城市生活的机会,转业到本地工作,继续守护在帕米尔高原上。

1952年,龙吉克的父亲卡德尔·阿布力克木也穿上了军装。他结束了中央民族学院的学习,回到边防三团,扛着钢枪,踏上了帕米尔高原。

直到后来走进帕米尔高原边防哨所,龙吉克·卡德尔才知道,还有一部叫《在帕米尔高原上》的电影,记录他父亲与战友坚守边防的感人事迹。

1962年,父亲主动请缨,参加了边境战争。他说:“我要上前线,到前线才是战士,才是保家卫国。”

在一次侦察敌情时遭遇伏击,父亲被打伤了腿,但仍带伤完成侦察任务,荣立一等功。因在边境情报工作突出,他被誉为帕米尔高原的“活地图”。

1974年,在边防哨所工作了22年的父亲转业,和他哥哥一样,也没有离开塔县,一直穿着心爱的绿军装,继续奔走在几百公里边境线上。

1995年,退休后的父亲做的第一件事,就来到他曾经战斗过的边防站“勒石”。他在一块三人合抱的大石头上,刻上一颗五角星,下面刻了一首诗:“部队地方四十年,心甘情愿感谢党,望我子孙跟党走,信念永远不变心。”

坚守边防

1979年,父亲毫不犹豫到人武部为初中刚毕业的龙吉克报了名。

“参军去!龙吉克。”

龙吉克很高兴,17岁的他沿着祖辈和父辈的足迹,走上帕米尔高原,走上边防哨所卡拉库里高地。

卡拉库里高地位于冰山之父——慕士塔格峰的山脚下,高地有个湖,叫卡拉库里湖。湖面映衬着巍峨又神秘的慕士塔格峰,白雪皑皑,山水同色,景色十分迷人。

面对如此多娇的江山,龙吉克站在高原上,很稳;走在千里边防线上,很实。武警新兵连9个月的艰苦训练、生活,龙吉克表现突出,很快入了团,当了副班长、代理班长。

1980年,龙吉克来到柯克亚武警边防派出所。这里是高原戈壁,冬天只有白菜、萝卜、土豆,夏天吃腐菜、烂菜,由于缺乏维生素,战士们的手、口都开裂了。他告诉自己:你是军人的后代,再苦也得挺得住、守得住!

从排长、参谋到副教导员、教导员、大队党委副书记,在部队的30年里,龙吉克秉承前辈遗志,坚守在祖国千里边防线上。

他和转场的牧民同吃、同住、同乐、同守、同走,这“五同”让他成为边防牧民的知心朋友。

县武警大队所辖8个边防派出所,管辖着880公里边防线、46个通外山口。作为党委副书记,他每年都要一一走遍……

送子戍边

龙吉克有两个儿子,和他一样,儿子从小就生长在军营里。耳濡目染,他们知道军人很艰苦,也知道军人很光荣。

2003年,大儿子阿布都贾米毕业。

龙吉克像侦察兵一样试探着问儿子:“毕业了想干什么?”

“当兵!”大儿子脱口而出。就像当年父亲问他一样,龙吉克拍拍儿子的肩膀,又问:“到哪儿当兵?”

儿子抬起头,望了望快一米九高的父亲,说:“你、爷爷和爷爷的爸爸都去过卡拉其谷,我也要去!”

“阿米尔,冲!”龙吉克幽默地说。

大儿子去了帕米尔高原的武警提孜拉甫边防派出所,成了卡德尔家族第四代帕米尔高原上的护边人。

2007年,小儿子肖贡尼也毕业了。

“阿爸,我也要去当兵。”

龙吉克一直在880公里边防线上的8个边防站调研,好长时间没回家。这天回到家,小儿子冷不丁提出了这个想法。

龙吉克心里很高兴,还是试探性地问:“你哥哥去当兵了,你就做点别的吧?”

“你们都能去,为啥我就不能去?”小儿子一副倔强的样子。

龙吉克又把小儿子送进了帕米尔高原武警塔合曼边防派出所。

龙吉克的两个儿子先后走上武警边防派出所副所长岗位。2019年,武警公安边防部队转隶地方。按照政策,他们可以在大城市找到一份舒适的工作。

两个儿子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:跟着大部队,继续守在帕米尔。

初心如磐

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退役的龙吉克,至少有两个地方可以选择,一个是喀什市,一个是乌鲁木齐,但他选择了塔县。他说:“我和这里的一草一石都有难以割舍的感情。”

“你在,就是一个宣传员,就是一个工作员,就是一个战斗员。”这是部队领导对他的评价。

塔县有个村子,地处边境前沿,是不法分子越境的重要关口,这也是龙吉克经常“五同”的村庄。在龙吉克的影响下,村民们的爱国护边意识特别强。一次,有几个外逃分子企图从这个村子越境,被放牧的牧民发现,立即报告四里八乡塔吉克族和维吾尔族村民。村民们从四面八方奔跑过来,把他们团团围住,用绳子将他们绑起来,送到300多公里外的叶城县公安局。

一位70多岁的村民和孙子在放牧时,发现多名暴徒。为了稳住暴徒,他杀了自己心爱的羊给他们吃,暗地里却派孙子骑马跑了13公里,把情况报告给边防派出所,最终截住暴徒。

龙吉克不仅在维护边防上发挥着余热,在帮助百姓致富解困上,他的很多故事也传为佳话。

瓦尔西迭村有20多户贫困户,龙吉克把他们召集起来,听听他们的想法,谈自己的打算。村民想搞旅游,苦于没有经验。龙吉克就多方筹措,积极协调,终于一花引来百花开,村里旅游业正日益兴旺。

村民克米克家住一个叫排汤沟的小地方,这里地广人稀,交通极为不方便,他家两个孩子上学很困难。龙吉克帮助他们把两个孩子送到县城就读寄宿制学校,表示要一直资助到这两个孩子考上大学。今年,克米克的大孩子考上大学,小女儿也是班级优秀学生。

退役后的龙吉克,依然奋战在千里边防一线。像一朵红艳的雪莲花,怒放在帕米尔高原上。(吴永煌)


龙2.jpg

人物简介

龙吉克·卡德尔,塔吉克族,1962年出生,1979年入伍,2008年退役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义务护边员。

龙吉克家族四代人戍边卫国、守边护边,七十余年赓续传承。2008年,龙吉克·卡德尔始终牢记“子孙后代要用生命来守护祖国边境线”的家训,在自主择业时主动放弃留在大城市,选择在帕米尔高原的千里边防线上当一名义务护边员,沿着爷爷、大伯、父亲的守边足迹,担负起护佑一方百姓的责任。探索建立“随队实践教学和定期集中教学”培训模式,培养了素质过硬的护边队伍,多次帮助边防官兵处置不法分子越境,维护边防稳定。2019年荣获“全国模范退役军人”称号。